廣州市定昌電子

杭州中天微為阿里補缺,但芯片不是唯一短板

2018-04-29 08:54:43
由 admin 發表

對于如今的中國智能手機用戶來說,“芯片戰”的升溫無疑關系到每個中國公民的利益,因為隨著消費的驅使,在智能科技的推動下,我們生活場景中的很多實體物質勢必要離不開芯片的推動,而一旦芯片難以自主,那后期在這些智能場景中連帶的用戶價值勢必會遭到貶值。


2017年5月17日的時候,中國互聯網協會、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在京聯合發布的《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狀況及其安全報告(2017)》中顯示:2016年中國境內活躍的智能手機達23.3億部,較2015年增長106%。同時,在所有智能手機設備中,境內手機網民上網時所用設備的操作系統集中在Android、iOS、Symbian和WindowsPhone這四個操作系統。其中,運行Android系統的智能手機最多,數量達19.3億部,占所有智能手機數量的83.02%。其次是運行iOS系統的iPhone智能手機,數量達3.1億部,占所有智能手機數量的13.20%。排名第三和第四的是運行Symbian系統和WindowsPhone系統的智能手機,其占所有智能手機的比例分別為3.64%和0.13%。


從全球制造業的發展格局來看,目前主要劃分為了四個梯隊:第一梯隊是以美國為主導的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第二梯隊是高端制造領域,包括歐盟、日本。電子芯片是手機電腦等產品的心臟,但是由于美國在此項技術上的壟斷,導致中國電子芯片主要依賴于美國等高新技術國家的出口。據統計,2016年中國進口芯片金額高達2300億美元,花費幾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進口金額的兩倍。


很顯然,芯片和手機操作系統是中國智能手機目前最大的軟肋,因為芯片對于智能手機來說猶如蓋房子中的地基,雖然目前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對于房屋的建設已經展現規模效應,但如果美國一旦停止芯片供應,這對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來說無疑是釜底抽薪。同樣,對于手機操作系統,中國智能手機依然是受制于美國,因為在操作系統領域,眾所周知是谷歌Android與蘋果iOS壟斷了市場,而蘋果之外的所有廠商基本上只有Android一家可以選擇,因為蘋果iOS是封閉給自家的,如果一旦美國停止安卓的外用,那無疑是給中國智能手機業務判了死刑。


不過,就在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將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通訊銷售元器件,時間長達長達7年之久的時候,4月20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全資收購中天徽,此項收購意欲向外界表明阿里巴巴集團要打造“中國芯”!


“中國芯”?這消息一出,很多人認為阿里這是來蹭熱點了。


但從中天微的實力來看,顯然馬云對于芯片不是空談口號的,因為中天微系統有限公司是中國大陸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 IP Core公司。阿里巴巴CTO張建鋒表示:“收購中天微是阿里巴巴芯片布局的重要一環。” IP Core是基礎芯片能力的核心,進入IP Core領域是中國芯片實現“自主可控”的基礎。


而且早在4年前,阿里就開始投資中天微。同時,阿里巴巴還投資了寒武紀、Barefoot Networks、深鑒、耐能、翱捷科技等5家芯片公司。


可以說阿里布局芯片的理由很充分,而且阿里CTO張建峰對此事也做了說明“在業務方面,阿里巴巴有在‘城市大腦’、物聯網等領域的布局,必須要考慮從芯片到連接、到云端一體的解決方案。我們也希望通過這種方式,通過我們的技術投入、業務場景帶動,來推動中國芯片產業的發展。”


毫不客氣的說阿里巴巴布局芯片技術,對中國智能手機市場來說無疑是一次巨大的變革,但中國智能手機的短板顯然不止芯片一個,前面我們已經談到手機操作系統也是目前中國智能手機的命門,而且相比芯片,手機操作系統可以說給中國智能手機造成的傷害更大。


因為在智能手機領域,芯片自給率已經逐步實現,畢竟在整個芯片產業上,盡管中興在這一領域缺席,但國內依然有企業在布局,比如華為海思芯片以及展訊芯片。當前從全球基帶芯片市場看,高通以32%的份額位居全球第一,聯發科以28%的份額位居第二,展訊則以27%的份額排在第三位。


因此,在芯片領域,盡管在研發周期與資金投入上都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但從目前國內的動向與各企業甚至國家戰略層面來看,肯定是要做的。


也就是說,芯片領域未來并不是沒有機會趕超,但如果美國真要玩狠手,更致命的可能在于操作系統。


早前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不無感嘆的表示,中國沒有形成國家意志,缺乏頂層設計。在移動操作系統方面,國家科技計劃對知識產權風險未作充分評估,就支持很多家都在安卓上做定制版本,既是低水平重復,又做不到自主可控。


除了技術難度以外,中國的體制也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因為美國的社會更能包容犯錯,美國的微軟系統和英特爾CPU,就是在包容犯錯的資本和環境支持下,然后無數人試錯后的結果,反觀中國市場,我們很多年前就有國產麒麟操作系統,有中國自己的芯片,但我們的公眾和政府不允許這些產品出錯,一旦出錯就會背負道德壓力和譴責(通過百度或者知乎查看,甚至中國早期的這些項目都被冠上了騙子的頭銜),后續很難繼續得到資金、人力、實驗室支持。所以中國的很多創新產品,還沒機會調整錯誤,迭代升級,就胎死腹中了。


再比如我們的教育制度,在幼兒園階段就開始了對孩子的強化教育,周六周日本來是孩子放松玩耍的時間,但很多家長卻為孩子鋪滿了各種興趣愛好課程,更可笑的是很多時候這些興趣愛好不是以孩子的興趣出發,而是完全依照未來的職業需求去規劃,這種拔苗助長的行為完全抹殺了幼兒的求知欲望,更別說什么創新變革了。


所以中國在芯片和操作系統的短板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顯然即使是阿里這樣的巨頭企業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對彌補中國智能手機的短板,不過,中興事件的發生可以說點醒了還處在朦朧狀態的中國。如何贏得這樣一場賽跑?我們怎樣反思,決定了我們會采取怎樣的對策。我們注意到,一些建言者寄望于政府主導、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模式,寄望于更有力度的產業政策和補貼,他們希望這樣的“組合拳”能夠幫助中國芯片業和操作系統在較短的時間內迎頭趕上,甚至與國際巨頭們一較高下。




這種急迫的心情可以理解。不過我認為,所謂欲速則不達,沒有脫離產業發展規律而生的 “奇跡”。以芯片產業來看,芯片業擁有雄心勃勃的的發展規劃,現實中卻常因地方政府和資本的急功近利而扭曲。芯片企業數量在一年中增加上千,但我們與先進企業的差距卻未見縮短。這些年間,也不乏企業為補貼公然造假,資本助推估值泡沫和概念炒作的情形。或許這些現象都可以看作一種警示:我們應該為跑一場“馬拉松”做好心理和體能的準備。


不過,不管是芯片還是操作系統,這場芯片戰背后給我們中國敲響了一次刻骨銘心的警鐘:俗話說,“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需要由此及彼,認真清理我們還有哪些可以被人隨意控制的“軟肋”,還有那些“罩門”,只有讓我們的“軟肋”更強,保護好我們的“罩門”,中華民族才能真的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夢”才能真正實現。

安徽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