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市定昌電子

理性面對電子元器件漲價潮

2018-04-29 09:07:19
由 定昌電子 發表

目前,就存儲器、MLCC等半導體元器件來說,依舊處于漲價勢態:

一、關于電容漲價

MLCC

sm_big_20180308103451.jpg

當前,MLCC市場前五大廠商分別是村田、三星電機、國巨、太陽誘電和TDK,這五家廠商合計占據85%的市場份額。

3月22日,國巨MLCC四月將再漲50%。旺季來臨之前,被動元件漲勢確立,國巨將從4月1日起調漲全系列MLCC(積層陶瓷電容)價格,據悉平均調漲幅度落在40~50%,高于2月份的10~20%,等于調漲幅度較2月提升2~2.5倍。

由于國巨在缺貨的MLCC規格上扮演全球指標,日、韓同業以及EMS廠采購均高度關注。盡管國巨沒有正式發出漲價通知,不過有媒體傳出國巨將從4月1日起執行新的價格,渠道商亦證實國巨已經啟動新一波調漲行動,預計自4月1日起調漲0201~1206規格的MLCC,平均調漲幅度達到40~50%。

渠道商表示,這一波調漲等同全系列調漲,國巨于3月份與客戶議價時就已經直接加價,是否追加漲價通知已沒太大意義。

自2016年下半年開始至今,MLCC由于供應緊張而導致價格開始暴漲,以MLCC為代表的電容也大幅缺貨漲價,整體漲價區間在4-5倍左右,部分物料漲幅達20倍,一顆原本幾毛錢的電容價已經漲到了芯片價。但即便如此,市場上依然是供不應求。在村田中國總裁丸山英毅看來,MLCC缺貨情況要到2018年底才能有所緩解。

固態電容、鋁電解電容

至于固態電容方面,由于挖礦熱潮不退,鋁電廠的挖礦訂單已經排到6月以后,制造商、通路商同時啟動漲價機制,通路商形容,固態電容供需缺口甚至超過MLCC。

盡管各國政府壓抑虛擬貨幣風潮,但是挖礦熱潮依舊魅力不減,尤其挖礦機全時運轉,主機板消耗量高,耗損快,是一般PC的3倍,固態電容雖是日商天下,挖礦機卻舍棄高單價的日貨,全力擁抱臺廠,對被動組件的消耗量產生乘數效果,臺廠為主要受惠者。

固態電容因供需缺口擴大,加上日貨已經調漲,國內的立隆、鈺邦也跟進調漲,通路商開始反應原廠調漲的幅度,通路商表示,固態電容因缺乏龍頭級大廠定調景氣,相對比較沉靜,但是從供需狀況來看,市況一樣火熱,供需缺口超過MLCC。

今年年初,尼吉康發出通知,宣布對其鋁電解電容產品價格調漲5%,拉開了今年鋁電解電容的漲價序幕。緊接著繼日系廠商之后,臺系廠商也調漲鋁電解電容價格,臺灣被動元件廠商智寶日前也發布了漲價通知,宣布對其鋁電解電容產品全線調漲,漲幅因產品而異,6%~12%不等。

3月19日,媒體引援代理商日電貿的信息稱,去年日系廠商部份調漲鋁質電解電容,相關效益亦顯現,目前第2季受鋁箔成本增加下,鋁質電容和固態電容廠傳出擬再度漲價訊息。

據悉,鋁電解電容漲價主因鋁箔成本高漲,一方面因鋁價上升,另一方面中國的環保政策也影響鋁箔的供給,上游廠商漲價,造成下游鋁質電容、固態電容不得不跟進漲價,之前各廠商都是挑單讓平均售價增加,今年第2季起有可能出現全面性的漲價

壟斷電容價格,貴彌功、尼吉康等8家電容廠遭歐盟重罰!

據外媒報導,歐盟(EU)歐洲委員會21日認定貴彌功(Nippon Chemi-con)等9家日本企業違反EU競爭法(日本的獨占禁止法),針對廣泛使用于智慧手機、家電、汽車零件等用途的鋁質電解電容/坦質電解電容進行價格壟斷,因此對其中的8家企業合計開出約2.54億歐元(約330億日圓)的罰款。

除貴彌功(Nippon Chemi-Con)之外,被認定壟斷電容價格的企業還有尼吉康(Nichicon )、日立化成(HITACHI)、紅寶石(Rubycon)、松尾電機(Matsuo Electric)、TOKIN Corporation(原名為NEC Tokin)、ELNA和松下旗下三洋電機,其中三洋電機因協助調查、故免罰。

歐洲委員會指出,貴彌功等9家企業于1998年-2012年期間為了避免價格競爭、暗中交換價格情報,其中貴彌功遭罰9,790萬歐元(約7.64億人民幣),罰金最高;其次為Nichicon的7,290萬歐元(約5.69億人民幣);日立化成遭罰約1,800萬歐元(約1.4億人民幣)。

事實上,被動器件廠商被處罰已不鮮見。這也不是第一次,近兩三年就有以下2次大重罰:

①行動代號“卡特爾”,五家電容器廠商在新加坡定期密謀壟斷被處罰

在今年1月5日,新加坡競爭委員會(CCS)對五家鋁電解電容器制造企業的國際卡特爾行為開出新加坡反壟斷歷史上的“創紀錄”罰單,罰款總額共計19,552,464新加坡元(近1億元人民幣)。

這五家企業分別為松下(Panasonic)、尼吉康(Nichicon)、ELNA、紅寶石(Rubycon)和貴彌功(Chemi-con)。其中,松下因最先向CCS申請寬大而免于罰款。

五家公司的串謀壟斷活動,又稱卡特爾(cartel),早在1997年開始,公司高層幾乎每個月都會到新加坡開會,直到2013年為止。期間,這五家企業長期從事壟斷協議行為,包括固定價格以及交換涉及新加坡客戶的銷售、定價等保密信息。而且,這五家企業占有新加坡相關市場的份額超過三分之二。在調查過程中,CCS與美國、歐盟、日本以及臺灣地區的競爭執法機構進行了交流與合作。

五家電容器制造商串謀壟斷市場,遭新加坡競爭局罰款超過1955萬元,是當局至今實施的最高罰款。

五家遭罰款的公司都是日本電容器制造商在本地的子公司。它們是Elna電子、尼吉康新加坡(Nichicon)、松下工業設備新加坡和馬來西亞(Panasonic)、Rubycon新加坡,以及新加坡貴彌功(Chemi-con)。

幾家被處罰的公司銷售的涉案產品是鋁電解質電容器,使用該零件的設備包括電腦、擴音器、電視機、洗衣機、冰箱等。調查顯示,五家公司雖然是競爭對手,卻定期在新加坡召開會議,交換機密信息和商業敏感信息,如客戶估價、銷量、產能、業務規劃、定價戰略等。它們也在會議上討論和制定價格,包括漲價,并說好集體不讓客戶減價。

②、2008年經濟危機和311強震趁火打劫,日本對五家電容器廠商開出高額罰金

2016年3月,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發布新聞稿宣布,因違反獨占禁止法,故對貴彌功等日本 5 家鋁質電解電容/鉭質電解電容廠開罰,罰金合計為 66 億 9,796 萬日元。

其中,貴彌功罰金約14.35 億日元、Nichicon 約 36.4 億日元、Rubycon 約 10.67 億日元、松尾電機(Matsuo Electric)約 4.27 億日元、NEC 集團的 NEC Tokin 約 1.27 億日元。

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指出,上述電容廠商于2010 – 2011年期間,以研究會的名目、或個別進行會談,商議產品售價、共同決定漲幅。2008年雷曼風暴和2011年日本311強震時,因銷售減少,故上述電容廠為了確保獲利而進行了操控價格、聯合壟斷行為。

13af901b1b06463c8b37d920d28035b5.jpg

附全球知名電容廠

日本:村田(muRata)、TDK、太陽誘電(TAIYOYUDEN)、京瓷(Kyocera)、丸和(Maruwa)、NipponChemi-Con(貴彌功)、NIC、羅姆(ROHM)、紅寶石(Rubycon)、尼吉康(nichicon)、松下旗下三洋電機、崗谷(OKAYA)、興亞(KOA)、PRESIDIO、UNITED CHEM-CON、松尾電機(Matsuo Electric)、TOKIN Corporation(原名為NEC Tokin)、伊娜(ELNA)、富士通(FUJITSU)、日立化成(HITACHI)、東信(TK)、日本化工(Nippon-Chem)

韓國:三星(SAMSUNG)、三和(SAMWHA)、三瑩(SAMYOUNG)

美國:AVX、基美(KEMET)、澤天(Skywell)、威世(VISHAY)、ATCeramics、約翰遜(Johanson)、CDE、NOVACAP、澤天(Skywell)、Cal-Chip

德國:愛普科斯(EPCOS)、威馬(WIMA--音響專用電容)

英國:諾華(NOVER)

中國臺灣:國巨(YAGEO)、華新科(WALSIN)、達方(Darfon)、禾伸堂(HEC)、宸遠科技(CCT)、宸鑫容(CCK)、岱恩(DAIN)、華容(HJC)、天泰(TENEA)、優普(Europtronic)、CAPSUN、至美(GEMCON)、杰商(GSC)、世昕(G-Luxon)、禾伸堂(HEC)、合美電機(HERMEI)、融欣(JACKCON)、正邦(JPCON)、立隆(LELON)、輝城(LTEC)、奧斯特(OST)、士康(SACON)、冠佐(SUSCON)、臺康(TAICON)、智寶(TEAPO)、方賓(CAPXON)、凱普松、Chocon、Choyo、金山(ELITE)、EVERCON

中國香港:富之光(FUJICON)、萬裕(SAMXON)

中國大陸:風華高科、宇陽、潮州三環、順絡、智偉、廈門法拉、中山萬科、安徽銅峰、常州常捷、佛山創格、創碩達、塑镕、艾華、永銘、吉光電子、鴻益、凱琦佳、邦辰、宇順塑膠、江海、利明、三瑩、華威、升達、新元、三水日明、世峰、瑞燦、智旭、合眾匯能、勝利新能、創慧、緯迪、智勝新電子、黃山晶松、特銳祥、達利凱普、廣州創天、火炬電子、金富康、海豐三力、海門三鑫、深圳鑫龍茂電子、南通同飛、天揚、奇發電子

二、關于存儲器漲價

除了電容外,從2016年第二季度開始,包括固態硬盤、內存條、U盤甚至閃存卡在內的整個內存行業,也開始緩慢漲價。

進入2017年后,漲價的勢頭并沒有停止,整個存儲行業反而掀起了新一輪的大幅漲價潮。雖然截至目前,幾家內存大廠都有增產DRAM顆粒計劃,并在大規模建廠擴建,但真正反饋到產能上還要等到2019年。

從表面上看,內存漲價的原因也無非是供應端和需求端的巨大變化。

從供應端看,目前全球范圍內從事NAND閃存顆粒的廠商有很多,但有市場定價能力的只有六家,分別是三星(Samsung)、東芝(Toshiba)、英特爾(Intel)、海力士(SKhynix)、美光(Micron)和閃迪(SanDisk),這些企業幾乎壟斷了全球大部分閃存市場;而在需求端,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無人機市場以及服務器等市場的發展突飛猛進造成了閃存顆粒需求的猛增。

雖然市場方面認為內存大幅上漲的原因無非就是供需失衡,但也有部分業內人士表示,此輪漲價背后并非完全由市場供需決定,也不排除部分NAND Flash供應商有意為之的可能。

事實上,由于閃存顆粒這一存儲元器件的核心技術和生產都控制在三星等國際大廠手中,在強勁的需求帶動下,上游廠家坐地起價,賺得盆盈缽滿。

根據2018年1月9日三星電子發布的初步業績報告顯示,公司2017年第四季度營業利潤同比增長63.8%,達15.1萬億韓元,創下歷史新高,銷售額也同比增長23.8%,達66萬億韓元。

對于三星電子業績的飆升,一些分析師指出,這主要得益于三星旗下的芯片業務。“雖然三星電子Note7的爆炸事件對公司智能手機業務構成極大影響,不過憑借著內存芯片業務,三星電子在利潤上卻出現了大漲。”

供應鏈廠商透露,其實占據DRAM行業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的三星電子、海力士(SK Hynix)、美光等原廠都在加速擴產出貨,實際缺口不算大,但市場缺貨聲此起彼伏,很大一部分出貨量都跑到代理商、貿易商、華強北市場了。終端廠商想要拿貨,這些代理、貿易和分銷商們自然會借勢炒貨,小幅放量,不斷抬價。

從上游DRAM原廠到下游終端廠商,排除直供的大客戶外,中小客戶拿貨往往要經過中間的代理商、貿易商們。今年以來,這些代理商、貿易商等就是炒貨的投機者,那么他們是怎么炒DRAM的?

據行業人士透露,代理商往往是基于自己的渠道優勢,通過原廠排單拿貨,其價格會隨著原廠和市場行情波動而不同。在拿到原廠訂單后,代理商對出手的價格會有個心理預期,在市場缺貨的行情中,小批放量,階梯上漲。當然漲價不能一概而論,畢竟很多代理商都是做長線生意。

相比而言,貿易商則不同,是這波DRAM囤貨漲價的主力之一。因為很多貿易商因為各種原因,往往會從原廠先得到消息,包括原廠庫存、訂單排期、出貨情況等,一旦收到確切消息后,這些貿易商開始大肆囤貨,上漲的幅度和囤貨周期方面可能更甚于代理商。

此外,深圳華強北市場則是現貨流通的主力市場,當得知DRAM現貨市場緊俏,供貨緊張后,華強北的檔主自然也會聞風而動,乘勢囤貨,加重現貨流通的缺貨行情,進一步抬高價格,甚至華強北檔主還會聯合起來做莊,統一口徑,統一價格,以獲取更大的差價利潤。

今年以來,但凡這些囤貨倒賣DRAM的投機者,都在原廠的“提攜”下分到了一杯羹,而炒貨受益最大的還是三星電子等原廠。如果說代理商、貿易商是DRAM炒貨的托,那角兒自然是原廠了。

三、關于電阻漲價

光頡科技發出漲價通知,通知稱由于厚膜電阻材料成本(包材、漿料、電鍍材料、陶瓷基板)大幅上漲,為了能持續健康友好的合作下去,現再次調整,范圍包括CR0201/0402/0603/0805/1206/1210/2010/2515/2512/CN-43J/CN-42J封裝貼片電阻及排阻(以報價單為準)。

3月5日,電阻廠商旺詮及天二科技發出漲價通知,旺詮部分厚膜電阻單價調漲25%以上,天二科技部分產品調漲15%-30%。而在此之前,包括風華高科、麗智電子、華新科、厚聲、國巨等目前均已發出漲價通知,國巨和旺詮更是曾通知稱停止接單......

據臺灣媒體引援市場人士消息報道,目前汽車電子、工業規格等應用芯片電阻平均安全庫存已低于30天,特定大廠電阻安全庫存天數也降至35天到36天。

電阻,業界指今年尚未漲價的電阻廠開始挑單生產,導致原先寄望抗衡國巨、避免價漲的訂單回頭涌向國巨,將有利于電阻廠在第2季維系漲勢,市場傳出部分赤字的規格漲幅逾1倍。

附全球知名電阻廠

日本:MURATA(村田)、TDK、松下(PANASONIC)、羅姆(ROHM)、尼吉康株式會社(Nichicon )、京瓷(Kyocera)、KOA、ELNA、susumu

美國:AVX、威世(VISHAY)、ATCeramics

中國臺灣:國巨(YAGEO)、華新科技(WALSIN)、宸遠科技(CCT)、麗智(LIZ)、飛元(PHYCOM)、旺詮(RALEC)、厚生(ROYALOHM)、美隆(SUPEROHM)、大毅(TA-I)、泰銘(TMTEC)、德鍵(TOKEN)、幸亞(TYOHM)、厚聲(UniOhm)、VITROHM、光頡(VIKING)、天二科技

中國大陸:風華高科、潮州三環、深圳順絡(Sunlord)、智偉、東莞宇順塑膠、南通江海等等,不一一列舉

四、關于MOSFET漲價

英特爾第二季將推出搭載Z390芯片組Coffee Lake處理器平臺,超微將推出第二代Zen+架構處理器平臺及新款Vega繪圖卡,加上輝達(NVIDIA)新一代搭載Volta芯片繪圖卡將進入出貨。在英特爾、超微、輝達新平臺出貨轉旺下,金氧半場效電晶體(MOSFET)持續缺貨,第二季價格喊漲5~10%。

MOSFET去年下半年以來持續缺貨,今年以來由于6吋及8吋晶圓代工產能嚴重吃緊,EPI磊晶矽晶圓同樣供不應求,MOSFET產能無法大量開出,價格也跟著水漲船高,上半年累計漲幅可望上看10~15%。法人點名大中(6435)、尼克森(3317)、富鼎(8261)、杰力(5299)等概念股直接受惠,第二季接單全滿,訂單能見度看到第三季,營運一路看旺到年底。

事實上,因為新一代電腦平臺及繪圖卡的運算效能大幅提升,單機或單卡搭載的MOSFET數量,平均較上代產品增加3~5成,但MOSFET市場受到晶圓代工及EPI硅晶圓產能不足限制,供給量一直無法有效放大,才會導致MOSFET在第二季缺貨更為嚴重。

第一季MOSFET需求強勁且價格調漲,包括大中、杰力等業者營收表現強勁,如杰力前2個月營收2.18億元,較去年同期大增71.6%,大中前2個月營收4.01億元、富鼎前2個月營收3.45億元,均較去年同期成長逾4成。第二季MOSFET價格續漲,法人看好概念股營收將再沖高。

附全球MOSFET知名廠

五、關于硅晶圓8英寸、12英寸供應緊張

中國臺灣地區沒有自己的晶圓公司,永遠都要仰人鼻息、看人臉色。”好幾年前,現任環球晶圓董事長徐秀蘭,還在股東會上說服股東支持購并案;如今環球晶圓已從當年中美晶旗下半導體部門,搖身成為全世界第三大硅晶圓廠,僅次于日商信越、SUMCO,被稱為“半導體鐵娘子”的徐秀蘭功不可沒。

定昌電子SMT

環球晶圓為全球第三大硅晶圓供應商,在看好大陸市場下,于去年中與日本精密設備廠Ferrotec宣布合作、在大陸展開8英寸硅晶圓事業,提升在8英寸市占率和整體營運績效。目前全球硅晶圓供給方面,12英寸硅晶圓月產能約550~560萬片,一線大廠已開始進行去瓶頸的擴產方式。需求面方面,全球每年約以復合成長率3%~5%成長,預估今年下半年在中國大陸需求持續增加下,月需求增至600萬片左右,預計晶圓報價也將持續漲至第2季。

受惠全球硅晶圓供給量成長有限下,目前8英寸、12英寸硅晶圓訂單能見度分別已達2019上半年和年底。

面對元器件的漲價,采購八字方針:順勢而為,擇善而從!

安徽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